雅书

优雅如书,厚重珍贵

把“只要一支烟”的想法赶出脑海吧

心理哲学 [英]亚伦·卡尔 ·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当初或许只是一支烟,我们就染上了烟瘾。戒烟进行到最困难的时候,只要一支烟,我们先前的努力就全部付诸东流。戒烟成功之后,只要一支烟,我们就会重新掉进烟瘾的陷阱。或许这一支烟只是为了证明我们已经摆脱了烟瘾,结果却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即使在决心戒烟之后,也仍然会记挂这一支烟。记住,根本就不存在“一支烟”这个概念。吸烟是一个连锁反应,每一支烟都会让你接着吸下一支,直到你生命的结束,除非你成功戒烟。

道德选择中,情感总是战胜理性

心理哲学 [美]托马斯•卡思卡特 · 北京大学出版社

功能性核磁共振已经充分证明,在对某些类型的道德难题做出判断时,人的大脑中负责情感活动的部分要比负责认知活动的部分更为活跃。尤其是当有人受到直接的人身侵犯时,这种现象要比非直接人身侵犯更明显。我们厌恶徒手夺取他人性命的人,这与我们害怕被他人故意杀害有关。我们可以推测,在面对直接的、亲身的杀人行为时,情感之所以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行为,这是人类进化,也即自然选择的结果。因为一个其成员的大脑对于故意互相残杀的行为感到厌恶的社会更容易幸存下来。

自我怜悯是毫无意义的

心理哲学 罗尔夫•多贝里 · 中信出版社

其实在面临生活中的困境时,自我怜悯是最没用的反应之一。它毫无意义,因为这并不能改变任何事,相反,它就像是一个情感旋涡,在里面游得越久,就越容易陷进去。而一旦陷入进去,人们甚至会受到妄想症的困扰,会觉得有一堆人甚至所有的人都想要迫害自己,整天疑神疑鬼。这也会慢慢发展成一个恶性循环,他们身边的人早晚会远离他们,当然他人的这种做法也无可厚非就是了。

如何从交谈中获得信息?

心理哲学 [德]叔本华著 · 上海人民出版社

要是我们对一个人有所怀疑,那么和他交谈的时候就应该假装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因为这样他就会变得胆大妄为,有恃无恐地说谎,最后自己揭穿了自己。但是,如果我们发现这个人的言语透露出了一部分他隐藏起来的真实情况,那我们就应该假装不相信他的话。这样一来,他由于受到了抵抗的刺激,就会调出更多的真实情况来应战。

适当性逻辑的迷局

心理哲学 采铜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规则遵循理论认为,人们作出决定往往是基于限定着自己身份的规则,以更好地适应社会情境、融入集体文化,这时产生的思维逻辑称为“适当性逻辑”。我们可能更多地会想“我们应该做、只能做什么”,而不是“我们想要做、擅长做什么”,比如在“大学生是正逢其时的创业者”的主流舆论中,似乎创业是注定要做的正当之事。但是能在生命留下印痕的事件,仍旧只能源于自己真正的追求,跳出身份框架,才有机会拥抱自己的事业。

当对方过度反应我们应该如何做?

心理哲学 [美]麦克▪P.尼可斯 · 文化发展出版社

如果有人犯了错,哪怕你只是说了一点点带有批评性的话,ta 就很容易生起气来,封闭自己。这时,尽量不要太过计较自己有没有被听见,而是站在关系中对方的立场上。在与你所亲近的人达成共识时,不要因为「他跟你不同」这样的事实而苦恼,耐心倾听是应对对方过度反应最好的方式,这样可以避免很多误会。

利益才是永恒的

心理哲学 林欣浩 ·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叔本华认为,理性和意志比,理性处于劣势。因为理性是短暂的、软弱的,它只是实现意志的工具而已。你想想,我们平时和别人发生了争执,我们说服别人用的是理性吗?比如邻居堆在走廊的杂物,影响了自己家的正常出行,有人会跟邻居讲道理“不侵占公共空间的善是一种普世道德”,但又有几人能听进去。真正能说服别人的,靠的是利益的威胁(比如找居委会,甚至报警)和诱惑来说服对方。而利益和诱惑是什么?就是满足欲望,就是生命意志。

半秒定成败

心理哲学 [美]Susan Weinschenk · 人民邮电出版社

设计师要花费几个小时、几天完成的一个信息图或者网站的视觉设计,但对一个人吸引力不足半秒。这是根据密歇根大学的 Katharina Reinecke 研究发现,人们对一件设计作品吸引力的持久判断在 500 毫秒或者更短时间内完成。而且深入研究还发现,人们在瞬间形成的第一印象并不会轻易改变,并且会影响到人们之后对网站或产品本身可用性和可靠性的判断。

一个人的“儒释道”

心理哲学 姚尧 · 湖南文艺出版社

在现代,“儒释道”三家也要“入乡随俗”,在一个人身上也能完美的体现。年轻的时候,信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入世追求功名利禄;而到了中年,受了些挫折,体会了人间冷暖,于是讲究“无为”,顺应天命,顺其自然的道家就出来了,发生苦难也只会说“这就是命”;最后到了晚年,要超脱人生境界了,讲究“无常”的佛家就来了,人生没有永存的事物或关系,生死无惧,大不了轮回嘛。(好家伙,一人兼修三个门派,那放在小说里不就是碾压各大门派圣子的主角?)

心理学的起源:哲学加理学

心理哲学 姚尧 · 湖南文艺出版社

最早以前,世上并没有一个叫作心理学的学科存在。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那就是在 1879 年的时候,德国的哲学家威廉·冯特,他在德国莱比锡大学,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心理学实验室,用物理数学的方式,将心理学量化。这被看做是心理学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标志,冯特被公认为心理学之父。他学识渊博,著述甚丰,一生作品达 540 余篇,研究领域涉及哲学、心理学、生理学、物理学、逻辑学、语言学、伦理学、宗教等。所以可以说心理学的原型,就是哲学加理学了。

死亡是一种病?

心理哲学 马西莫·匹格里奇 ·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许多技术乐观主义者觉得死亡是一种可以治愈的疾病,只是目前尚未有解决办法,于是投入大量资金用于这一研究。他们自称“超人类主义者”,其中不少人是白人男性富翁,且都来自世界顶尖科技公司所在地硅谷。其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个人或许当数雷·库兹韦尔,作为一名未来主义者(认为自己能够研究和预测未来的人),他认为我们可以通过把意识上传到计算机的方法得到永生,并声称这一方式现今随时都有可能成功。他目前在谷歌工作,并开发了一款能理解自然语言的软件。

奇迹式思维:一厢情愿的思维方式

心理哲学 [美]尼尔·布朗 · 机械工业出版社

有些事情,在科学还不能提供令人信服的解释时,人们就会依赖奇迹来解释它们的来龙去脉,或是设法用奇迹来控制科学无法掌控的事物。这就是奇迹式思维,一种一厢情愿的思维方式。当人们无法理解或改变一个处境时,奇迹式思维往往最能大显身手,我们相信一些话,一些事情,并不是它们本身就是真实可靠的,只是我们渴望相信它们。在爱情方面,有时候,人们深信不疑的人,其实却在以海枯石烂的花言巧语利用他们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