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书

优雅如书,厚重珍贵

驯服与崇拜

动物来自视域的另一端,它们属于动物世界也属于以人命名的世界;同人一样,它们会灭亡,却又以“类”的形式在血缘传承中永生。我们对待动物的态度也反映出它们的双重身份,在被驯服的同时动物们也在被崇拜,在被豢养的同时也在被祭献。在今天,这种双重性仍残留在人们身上,总有人与动物一同生活,依赖着自己的牲畜或宠物来维持生理或心理的充实,一个农夫可以喜欢他的猪又可以将它腌成咸肉。

书籍简介:

一个多世纪以前,动物与人仍在相互凝视,彼此确认,而今人们前往动物园观看一只又一只动物,只会感觉到自己的孤单;当我们看到麦卡林在顺化所拍摄的照片,我们看到的是战争被违背其本意地非政治化,照片变成了人类普遍境况的一项证据;库尔贝最早体认到的景物和声音是流水,以至于当他画穆提耶的岩壁,都如同池塘里映照出的风景……不同形式、不同对象、不同结果的“看”,似乎都可以找到某种宿命般的因果逻辑,如同作者在本书最后所说:“你眼前的原野,就如同你自己生活中的视野一般大小。”

这部批评文集分为三部分:首先以我们看动物的方式为切入点,回溯人类与动物漫长而悠远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是永久地失落了;继之以对摄影功能的思考,与苏珊・桑塔格遥相唱和;最后则聚焦于艺术,谈绘画、论雕塑,从容游走于社会。心理与艺术各个层面,颇得瓦尔特・本雅明的遗风。

历史上最“胆大”的编辑

上一篇
评论